齐家小幺

主全职周叶,盗墓瓶邪,ES晃零。所萌cp不拆不逆。其他cp看情况而定。
终于又爬回来了,认真说再不填坑我是狗。

【无题】民国风,耽美。

军官X戏子。微虐,短篇。文笔生疏,bug略多,不喜勿喷。





那年,雪下的很大。
他裹着狐狸毛做的皮裘大衣为他送行。大衣的颜色很白,白到几乎可以融进这场大雪里。
而被他注视着远走的他,却穿着一件绿色的军装,在兵队的前方领队,雪花飘在上面很显眼。
他身上的大衣是他送的。
他身上的军装是他做的。
他和他的故事很老套。他是军官,他是戏子,在一个不算太久远的年代相遇,甚至相爱。
然而,在那个动荡的年代,他们的相恋是禁忌。
所以他们谁都没有将那个近乎魔咒的字说出口。
他们就这样,他对他好,竭尽一切;他对他惜,宠爱有加。
身为戏子的他明白自己无论如何都配不上年少有为的他,甚至——连性别都不对。他对他越好,他越难过。
他送过一件白色皮裘大衣给他,因为那时已经入冬。他第一次见过那么名贵的衣服。
他没有舍得穿,即使他对他说,穿这件衣服的他很美。
他和他的事最终还是被发现了。
是他的母亲。那天,他的母亲来到戏楼找到了他,他以为等待他的将会是痛斥。但却没有,他年迈的母亲没有骂他狐狸精,可却满脸绝望的跪在他的面前恳求他离开他的儿子。
他看着满脸憔悴的贵妇人有些迟疑,他觉得自己无法狠下心来对这位年迈的母亲说“不”于是他答应了。
老人对他的爽快有些错愕,但却忍不住脸上的兴喜,对他千恩万谢的走了。
他有些绝望的闭上眼睛在门口站了很久。
离开的时机很快就到了。身为军人的他要到远方上前线了。
他记得——那天,雪下的很大,比往常大很多,这突如其来的大雪似乎想把这一年份量下完。
很冷。他撑着油纸伞站在城内唯一的桥头上看着远去的他。直到再也看不见那个绿色的身影他才慢慢转身。
他自嘲般的勾起一个笑容,说了一句“再见”声音轻到他自己都难以听见。
第二天,全城都知道那个风华一时的戏子离开了。
有人高兴,有人惋惜。
三年后,冬至一个小乡镇的教书先生收到了一封信。
一个小孩,拿到信蹦跳着向门口的年轻男子奔去。“先生,有你的信!”男子急忙向前接住扑过来的孩子,拍拍孩子的头。“小虎,慢着,会摔着的。”
接过信件,没有署名和地址的信封让男子微微皱眉。压下心中的疑惑,慢慢拆开信件,内容却让他的双眼模糊。
信封里装着一块玉佩,一张写了两个字的信纸——等我。
男子有些颤抖的紧握着那块熟悉的玉佩和熟悉字体。声音哽咽的问孩子“小虎,这信是谁给你的?”
孩子抬手指了指门外“嗯,就是门外那个穿着军装的叔叔。”
男子连忙跑到门口,门口银杏树下的站着一个身着军装的人。
微微抬头就和树下那人的视线撞到了一起。那人微微一笑,说了几个字
“我回来了。”
而他愣了愣也慢慢的扯出了笑容
“嗯,欢迎回来。”

end

评论 ( 1 )
热度 ( 2 )

© 齐家小幺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