齐家小幺

主全职周叶,盗墓瓶邪,ES晃零。所萌cp不拆不逆。其他cp看情况而定。
终于又爬回来了,认真说再不填坑我是狗。

等于一个随笔,称呼问题就不要纠结了
再然后,依旧有bug
BE,从头虐到尾。




那年他高中,很风光。我很高兴,因为在他离乡前曾对我说过【卿儿,等我功成名就,我必来接你与我共享繁华。】
之后我便带着一袭红色嫁衣去天子脚下寻他,只因他说过,他此生最大的愿望就是身为男子的我可以凤冠霞帔的嫁他。
我想给他一个惊喜,去京城的路并不近,从我得知他高中的消息到我抵达京城过去了近乎一个月。
京城很大,三三两两的人们走在一起,嘴里谈论的总是今年最有影响力的事——科举。而今年的新科状元更是人们闲余饭后的谈资。
而那个他们嘴里的人我很熟悉,熟悉到致命。
我来到了他的府邸,我和门口的家丁说,我和他们大人是朋友,能不能请他帮忙通报通报。家丁似乎有点不信任他们大人会有我这么个穷酸的朋友,他带着狐疑的眼神进去通报了。
我没有错过这个眼神,突然我觉得这种场景有些好笑,明明我才是他最亲近的人,然而我现在与他见上一面还要别人通报。

我讨厌这种感觉。
我觉得自己像个多愁善感的女人,然而我的这种多愁善感没有维持太久,因为我看见返回的家丁身后的他。
他的神情很激动,似乎是没想到我居然回来找他。
之后,他把我带了进去,给我安排了最好的院子,给我了几个丫鬟。
最初的时候,他每天都来看我,不论他多忙。我很高兴,尽管我认为我的这种心理很自私。但渐渐的他说他有事,渐渐的他说他不能来了。
比起最开始,我觉得哪里总有些怪怪的。
直到那天晚上,一个人的我有些失眠,于是便起身到中庭看月,我自知不如那些文人骚客,但总归是读过两年书的人。
走廊里却突然传来交谈声,很熟悉的声音。是了,是他给他的丫鬟。
【哎,大人和这庭院的公子关系似乎很好啊!之前大人天天来,但最近已经两天没见人了。】
【你懂什么,大人可是皇上指明的驸马爷,最近肯定是和公主在一起。】
【原来是这样啊,可是大人也不能连自己的朋友也不管吧。】
【你这不又错了,公子再要好住的也只是客房,而公主来住的可是离大人最近的女主人房,这能一样吗?】
【也是……】
声音渐渐远去,我似乎被定在了原地。

我有些失神的回到了房间。
我不相信,我对自己这么说着。可却掩盖不住心里阵阵的凉。
之后几天一如既往的没有见到他,似乎我已经被他遗忘了。
直到有一天他来找我,身上带着女子特有的胭脂香。我皱了皱眉,他没有看见。
他依旧对我甜言蜜语,没提半分公主的事情。
我突然觉得这算什么事儿啊!
然而他不说,我也不会问。他把我当傻子,而我却不是。最近府里喜气洋洋,张灯结彩。
前来向他道喜的人络绎不绝。
当初来寻他时我也曾想过我既然为他放弃了男子的尊严,他可能也会给我一场有见证的姻缘。
他们口中的良辰吉日终于到了,一大早整个京城都喜气洋洋的,开心的,高兴的,当然除了我,虽然我也是笑着的。
夜,前院依旧热热闹闹,那些丫鬟们也去了前院服侍。
我在前庭
我回到了所谓的客房,从被褥底下找到了那一袭鲜红。很美。
然而我却哭了,泪水滴在了衣服上,很快就晕染开来。我愣了愣连忙收好了衣服,这是我唯一的骄傲了。

其实头一天晚上他来找过我。
他和我东拉西扯了半天,最后我听不下去了直接了当的说【有什么话直说了吧!】
他愣了愣,却也没客气就开口了【我要成亲了。】
我点点头【嗯,我知道。】
【那你也知道新娘是谁了对吧?】
【知道,公主是个好女孩,挺配你的。】
【那我们……】
【断了吧。对吗?】
【对对,卿儿,你还是一样善解人意。】
【如果我说不呢?】
他似乎没料到我会这样说,犹豫了一下才开口【卿儿,你开玩笑的吧?呵呵,是个不错的笑话。】
【不,你懂的我从来不开玩笑。】
他的脸色变了拍桌而起【你别敬酒不吃吃罚酒,我告诉你,以你现在的身份,别说你是男子,哪怕你是女子都配不上我!】
【哦,是吗?】我的语气很淡,淡到我自己都有些颤抖。
【你,你……哼,明天我会叫人看好你的,念在我们当年的情,我成亲后你就离开这里,永远不要再来。】他似乎被气的不轻,说完这句话就甩袖而去。
我在他身后用他听的到声音说【还没对你说恭喜呢,还有再见,虽然我会永远的看着你……】

我看着手里的红衣,慢慢的褪下自己的衣服,然后把那艳红的嫁衣,一件一件的往身上披,然后把前几日上街买的胭脂纸放在唇边轻轻的抿了一下,然后对着镜子里那个嘴唇红艳的人勾了勾嘴角。
很女气的做法,很女气的表情。不过我不在乎,我要把那个女人比下去……
午夜,子时。
我看着房梁上白绫,白凌与我身上的红衣形成了鲜明的对比。
我现在凳子上,脸对着房门,慢慢的把头伸进了白凌套里,然后踢掉了凳子。
我感觉生命在一点点流失……
嫁衣飞舞着,很红。在他成亲的这一天我终于和他一起穿上了这套衣服。
我是知道,子时红衣上吊是必定成为厉鬼的,而我正是要这样,永远的看着他,看着他的公主,看着他的儿女,子孙。
第二天早上,他听到下人的禀告冲到了我的房间,他看见了房梁上挂着的“我”,脸色很难看。而我就在他的面前,看着他铁青的脸色。
我把我死前写的信吹到他的脚边,他颤抖着捡起了信,却脸色大变。我很喜欢这样的表情,我对自己的那封信很满意。
上书:
祝君与公主百年好合!今君无情,而我不能无义。卿儿性子虽冷,却不是无义之人,依旧会伴君左右。不过,你得猜猜我在哪里呢?
卿,绝笔

评论
热度 ( 4 )

© 齐家小幺 | Powered by LOFTER